早報記者 鄒娟 李萌 陶寧寧
   “安亭老街其實有不錯的歷史底蘊,但是開發得並不好。”老街玉器商程雄在店里接了杯自釀的米酒,看著門外安亭涇對面的菩提禪寺。雖然隔岸就是寺,但他坦言,平常很少去。
   上周,安亭老街因不符合國家3A級旅游景區要求,被取消等級。3A等級被取消的直接原因,就是書畫店、游船等旅游服務企業的陸續歇業及商業藝術的紛紛撤離。用商家的話簡而言之就是“這裡缺少人氣”。
   這條從2002年起大力興建的文化旅游特色街為何沒有興盛起來呢?起步晚、自身資源一般、開發團隊缺乏長遠意識……在調查中,早報記者發現安亭老街天時、地利、人和都相對欠缺,導致人氣一直不旺。
   復旦大學教授顧曉鳴曾建議安亭老街進行業態調整。昨日接受早報記者採訪時,顧曉鳴說:“在各個地方古鎮古街開發泛濫的時候,與其挖空心思做舊,倒不如做一些新的、後現代的東西。說到安亭,大家第一個想到的一定是汽車,不如索性做‘未來汽車房’概念。”
  安亭老街起步太晚
   記者查閱資料獲悉,上海古鎮古街整體的發展並不早。周莊、烏鎮、江山等長三角一系列水鄉風景區成熟之後,上海的古鎮景區才逐漸起步。上世紀九十年代,朱家角作為本市較早開發的旅游景區才逐漸被世人接受。
   資料顯示,2002年起,安亭鎮黨委、鎮政府開始對安亭老街進行大規模修複改造,力圖打造一條以中國畫藝術、靈璧奇石為主,兼有嘉定竹刻、東陽木雕、古玩和茶飲的文化旅游特色街。2005年開始,復建了始建於三國時期的菩提禪寺等,總投資達到3億元,重現江南水鄉的特色,擬將老街打造成為第二個“周莊”。2006年3月,改造後的老街開門納客。隨後幾年,這條足有一公里長的老街,逐漸形成自己的風格:以安亭涇為主軸、以明代古橋嚴泗橋為中心的江南水鄉最具特色的“路-河-街”格局。
   華師大旅游規劃與發展研究中心研究員胡平教授曾做過上海古鎮古街的調查,他告訴記者,這樣的開發時間相對晚了。
   “上海古鎮古街開發的黃金期應該是上世紀九十年代,最晚到本世紀頭幾年。”胡平說道,這十來年的時間,是上海大力推進新農村建設,鄉村旅游市場大熱,需求旺盛的時候。江南古鎮作為一個群體印象成為一個獨特的旅游產品。以金山楓涇鎮為例,這個鎮2002年開發,在它之前,周莊、無錫等鎮都已經形成氣候,但是那幾年,上海新農村規劃正形成。不僅僅是金錢,整個那個時候,一說到“古鎮”,大家眼裡都會放光。這是整個市場的需求。
   資料顯示,上海幾個古鎮中,朱家角在上世紀九十年代末已經聚斂起人氣,七寶老街2001年開街,楓涇古鎮2004年開街,相比之下,安亭老街起步是比較晚的。
  老街資源優勢不明顯
   在上海的幾個老街中,安亭老街距離上海市中心不遠不近。地鐵11號線開通後,從安亭站下來,打車起步費就到了。對於這樣的距離,市民肖女士表示,還能接受。但她不能接受的,是“老街並不老啊,就是一條不太成熟的商業街”。
   老街入口處,一幢兩層仿明清建築里,開著一家名為百金漢茶道的茶樓。2006年,茶樓吳老闆與政府簽下10年長租合同。“這裡的建築其實是把以前的老房子全部拆了,安亭涇兩邊做起了仿古建築,也不住人,全部是商鋪。”他說,現在來茶樓喝茶的,基本都是周邊新式小區遷入的居民,游客其實不多。“靠這個茶樓也賺不了錢。”
   記者留意到,安亭鎮與江蘇花橋接壤。換句話說,這裡基本是上海最西北的地方,如果從楊浦區換地鐵過來,單程在兩個多小時。
   “安亭老街的位置有點尷尬。如果想近一點,我不如去同是嘉定的南翔老街,如果遠一點,那我索性就去周莊或者西塘。”市民葉思齊一年前去過安亭老街,他說,安亭老街“隨便逛逛倒也罷了,但是要專程去,有點不值得”。
   上周四,記者在安亭老街實地走訪發現,安亭老街的建築確實不老,緊挨著老街兩邊的,都是新式商品住宅小區。小區居委會透露,住在裡面的,除部分拆遷補償用戶外,超過一半的住戶都是長三角一帶新遷入的居民。新入人口也大大沖淡這裡原有的民風,安亭老街以及周邊居民圈的形成,並沒有太多“老”的味道。
  未充分發掘出本地特色
  那麼,安亭老街還有“老味道”嗎?上周六,安亭老街街尾,今年52歲的玉器商程雄推開關了好幾天的店鋪。據他介紹,爺爺是舊社會的玉器商,1938年,因為戰亂而關店。為了紀念爺爺,他將自己的玉器店取名老上海1938。
  說是開店,但程雄的這家玉店並不每天都開,所有顧客都是會員制,每周最多開個兩三天。而且,店鋪里除了玉器陳列,還放著兩張明清時的古床,自釀的水酒,以及各種史料。“與其說是店鋪,不如說是儲藏室。”程雄說。
  這些史料里,有一部分關於安亭的。比如菩提寺,在三國吳赤烏二年,安亭就有了菩提寺,傳說為了吳主孫權母親所建,當時佛教四大名寺還沒有形成。寺東隔安亭涇原建有古塔,名為永安塔,清代毀於大火;比如震川書院,就是現在的安亭中學。
  老街規劃顯示,菩提寺移址安亭老街,永安塔也重建。但程雄說,這些挖掘還遠遠不夠。“很多人並不知道它們的存在,更別說分量。這裡只是建了這麼個建築,永安塔就是為了給游客看安亭原貌的,自身的內涵沒有挖出來。”
  “就算小吃,安亭記得住的小吃也沒有。換句話說,說到安亭老街,大家都不知道它有什麼。沒有特色。”胡平教授說道。
  缺少穩定的開發團隊
  2013年7月,胡平教授實地走訪安亭老街。“但是說實話,我對安亭老街比較失望。”他說。
  讓胡平覺得失望的,首先是它的河。這條老街中間叫做安亭涇的河浜,在胡平走訪的時候,已經油污點點,幾乎是死水,原來有的游船碼頭已經停擺。夏天高溫一蒸,水是熒綠色。
  “但是河浜的治理,不是一條老街能夠做到的。說到底要安亭鎮、甚至嘉定區的支持。”胡平分析道,任何一個古鎮古街,能做出名的,都有一個比較穩定的團隊,同時需要政府支持,而且經營主體不僅僅把它當商業項目開發。
  比如,在楓涇古鎮,實行進鎮免費,重點景點收費的政策。這幾年,旅游公司一直向政府申請封鎮管理,進鎮就收門票。但政府一直沒有批准通過。理由是:寧可犧牲經濟效益,不能犧牲社會效益。
  但反觀安亭老街,政府開發,藝術公司負責招商和物業,另設管理辦公室,負責安保等工作。“這就是商業項目的模式。”胡平教授說道。
  專家建議調整業態
  按照此前安亭鎮政府的說法,計劃將安亭老街升級為“上海汽車博覽公園-安亭老街4A級旅游景區”。
  復旦大學教授顧曉鳴也曾建議其調整業態。昨日,在接受早報記者採訪時,顧曉鳴表示,說到安亭,大家第一個想到的一定是汽車。現在各個地方古鎮古街的開發已經泛濫,與其挖空心思做舊,不如做一些新的、後現代的東西。比如,在老街展示古牛車、古馬車,或者索性做“未來汽車房”等概念。
  “上海古鎮產品已經飽和。”顧曉鳴透露,上海古鎮古街已近十處。嚴格說,上海的古鎮都不“古”,並不是“修舊如舊”就有原來的特色,仿古的東西很多其實“東施效顰”,複製後反而更難看。相較而言,鑲嵌、混搭是常用的“補救”辦法。比如,高橋現在打造海盜博物館,將這裡曾經的海盜文化鑲嵌在博物館里。
  另一方面,顧曉鳴分析,古鎮老街也應該在生活中發展。而不能停滯下來,做出“標本”。他認為,現在各地古鎮太多,發展也太快,“太過雷同,所以更需要在原有的基礎上延伸,做創意。比如新場古鎮的小茶玩店,雖然現在不急著快速發展,但特色鮮明,也慢慢開始聚集人氣。”
  “文化的發掘和傳承,比景點本身重要。” 華師大旅游規劃與發展研究中心研究員胡平教授說道。
  (原標題:安亭老街再調查:仿建為主難引 人氣 專家建議做舊不如創新)
創作者介紹

張繼聰

dt17dtnji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